李白和太白酒家的故事

这一年,冬天刚到,就已寒气袭人。李白住在采石矶,他经常到街头的一家酒店里去沽酒。这酒店是一个姓鲁的财主开的,人们都叫他鲁老板。别看这鲁老板表面对人和颜悦色,骨子里却很心狠。他手捻佛珠,口诵阿弥陀佛,肚子里却时时打着小算盘,想着怎样盘剥他人。他家用的几个酒保,个个累得弯腰驼背,到头来,却都被他踢出门去。

这一天,李白又到酒店来沽酒。躺在椅子上的鲁老板捻着胡子,眯着眼,笑吟吟地打量着李白,心想:这个穷书生离开京都几年了,带来的钱大概花得差不多了。当初,李白头次进店,他笑脸相迎,以后常来常往,他估计榨不出多少油水了,脸色就一次比一次难看。

他暗示小酒保别理李白,可酒保偏偏热情地为李白斟酒,临走,还把上等美酒给李白灌上一大壶。这回,说什么也不能便宜李白了。

他站起身,踱到李白身后,弦外有音地说:“小店屋檐太低,酒池太浅,经不住翰林这样的大酒壶哪!”

李白明知上回给的酒钱还够沽几次,现在看鲁老板的这副模样,也不愿多同他争辩,就从怀里取出最后一锭银子往柜台上一掷,“啪”地震得鲁老板两眼发亮,满面乌云立时消散,浮出一片笑容,说:“老朽有眼不识江底浅,没想到李翰林还有这么多酒钱。”他转身忙吩咐酒保说:“快,快给大人沽酒,找大人银子!”

李白一挥袖子道:“算了,下次再来!”鲁老板两眼眯成一道缝,一个劲地连说:“是,是!”

第二天黄昏,李白又来了,酒保又为他满满灌上一壶酒。第三天,第四天,李白天天一趟,鲁老爷很是不耐烦了,他算算李一白丢下的一锭银子,再有个把月也差不多了,就用花言巧语支开酒保,偷偷地往李白酒壶里兑水。

李白喝了几口,觉得味道不够,但也没说什么。以后每次李白来,鲁老板总装得特别热情,亲自为李白灌酒,暗地里却多加了一倍水。一天天过去了,李白若无其事。后来鲁老板干脆给李白灌上满满一壶江水。

李白还以为是酒呢,路过独木桥时,几个顽童在河边扔石子,一块石子向李白飞来,他吓了一跳,忙把酒壶往怀里一搂:“哎哟,别把我的酒壶打翻了!”逗得几个顽童哈哈大笑。来到船上,李白拎起酒壶往杯子里倒,一闻,味道不对;喝一口,“呸”地吐了出来!一看,才知是又浊又浑的江水。

他气坏了,想找鲁老板去理论,又一想,和这种人没什么好讲的。唉,无奈采石矶这一带就这一家酒店。求他施舍,不行!就是在皇帝老爷面前,李白也不曾低三下四过,更何况对这样一个小人!

更深夜静,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稳,想写点诗,又写不出。多年来,酒和他结下不解之缘。一壶酒下肚,他便能暂时忘记愁苦,把雾蒙蒙的世界,看个清清楚楚。可是如今,在这满目凄凉的采石矶头,连唯一能使他解闷的酒都没有了!

“李白斗酒诗百篇”,没有酒,就写不出诗来。他叹了口气,静听着房檐下渐浙沥沥的雨滴声,心都要碎了。

第二天,李白路过一间茅舍,一位两鬃全白的老人,朝他点头微笑,热情地邀请他到屋里去坐。刚一进门,老人就朝李白拜了下去:“感谢救命恩人!”

李白呆立着,不知是怎么回事。老汉含着泪诉说道:“我姓纪,老家幽州。那年遭灾荒,我和老伴带着孩子上山剥树皮。忽然出现了两只吊睛白额大虎扑上来,把我那老伴吃了,我和孩子吓得魂不附体。多亏先生您正好在那里游玩,飞起一箭,连射两虎,我父子俩才得以死里逃生。”

李白听子冼然大悟,连忙扶起老汉说:“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老汉说:“多年来,为了报恩,我暗地跟着您,除了您在京都时,我进不了皇宫外,从金陵到庐州,从宣城到采石矶,我一直跟在您身边,捕鱼,打柴。”

李白听了,热泪盈眶,一把拉住老人的手,亲切地问:“孩子呢?”

老人顺手一指说:“嗒,在酒店里帮工。”

李白正想把鲁老板以水当酒的事告诉老人,老人打断他说:“我已听孩子讲啦。这种只看得到钱的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说罢,从屋里抱出一大坛子酒对李白说:“来,恩人,开怀畅饮吧!”老人拍拍胸说:“往后,您喝的酒,全由我这老头子包啦!”

李白乐得不知如何是好,憋了多天的酒瘾,一下子全冲了出来。他等不得老人拿菜出来,就端起杯来一饮而尽。饮着,饮着,就醉了。他眯着醉眼,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外的“联壁台”上,叫人拿笔;老人知道李白诗兴大发,就赶快递上准备好的笔墨纸张。遥望着滚滚的大江,如血的落日,李白提起笔来,一挥而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这就是李白的著名诗篇《望天门山》。

老人伸出颤抖的双手,捧起墨迹未干的草书,奔回茅屋,恭恭敬敬地贴在了墙上。

打那起,这间普通的茅屋可热闹起来了。过路的,打柴的,捕鱼的,都想进来看看墙上的诗。有的抄,有的背,一传十,十传百。有的还千里迢迢,专门来欣赏这首诗。有人问起是谁写的,老汉总竖起拇指,自豪地对大家说:“是仙人李白的手迹。他是喝了我酿的酒,才写出这般好诗的呀!”

一听这话,南来北往的都争着到这里,坐下喝两盅,细细品味着这醉人的美酒,领略着诗人创造的意境……也不知从哪天起老汉开起了酒店,不分日夜,除了为李白酿酒,还用甘甜的美酒为客人洗去一路的风尘。

从此,“太白酒家”的店号就亮了出来。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那个鲁老板听说姓纪的白发老头酿酒手艺高超,生意兴隆,一肚子的不快。加上小酒保宁愿不要半年工钱跑到太白酒家,闹得自家酒店门庭冷落,气得他吹胡子瞪眼。他左思右想也没法子,只得叫家人捧着几只大元宝,再带上两坛美酒,亲自到江边去拜访李白,想请他写一首诗,为自己撑撑门面。

李白一眼看出这位鲁老板的来意,冲他摆摆手:你家酒池太浅,经不住我一口喝的啊!”说罢把手一扬,叫船翁开船篙一点,小船轻轻离开江岸,朝江心驶去。随着李白的歌声那高大的身影,渐渐融进了落日的余辉。

鲁老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嘶哑着喉咙喊道:“仙人哪仙人你停停,有话好说,好说呀!”跑了几步,被石头绊了一下“扑通”一声倒在了沙滩上。

不久,鲁家酒店关门了,而纪老汉的“太白酒家”生意一天旺似一天。一年后,老汉不幸病故,李白悲痛欲绝,把酒洒进长江,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并且写下一首悼念老汉的诗:

纪史黄泉里,还应酿老春。
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

可见,李白与酿酒老汉情谊多么深厚啊!

千百年来,沿江一带,许多大大小小的酒店总以“太白酒家”、“太白遗风”作为店号,用布写好挑在门前檐下,表现出对伟大诗人李白的纪念之情。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1023.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