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

关于李白 2020-3-24

《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是唐代进士范传正的作品。

范传正(?~?),字西老,南阳顺阳(今河南淅川)人。唐德宗贞元十年(794)甲戌科陈讽榜进士第二人。

原文

骐骥筋力成,意在万里外。厯块一蹶,毙於空谷。唯馀骏骨,价重千金。大鹏羽翼张,势欲摩穹昊。天风不来,海波不起。塌翅别岛,空留大名。人亦有之,故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之谓矣。

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绝嗣之家,难求谱谍。公之孙女搜於箱箧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数行,纸坏字缺,不能详备。约而计之,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於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已来,漏於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卧云林,不求禄仕。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受五行之刚气,叔夜心高;挺三蜀之雄才,相如文逸。瑰奇宏廓,拔俗无类。少以侠自任,而门多长者车。常欲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彼渐陆迁乔,皆不能也。由是慷慨自负,不拘常调,器度宏大,声闻於天。

天宝初,召见於金銮殿,元宗明皇帝降辇步迎,如见园、绮,论当世务,草答蕃书,辩如悬河,笔不停缀。元宗嘉之,以宝床方丈赐食於前,御手和羹,德音褒美。褐衣恩遇,前无比俦。遂直翰林,专掌密命。将处司言之任,多陪侍从之游。他日,泛白莲池,公不在宴。皇欢既洽,召公作序。时公已被酒於翰苑中,仍命高将军扶以登舟,优宠如是。布衣之遇,前所未闻。公自量疏远之怀,难久於密侍,候间上疏,请还旧山。元宗甚爱其才,或虑乘醉出入省中,不能不言温室树,恐掇後患,惜而遂之。

公以为千钧之弩,一发不中,则当摧撞折牙,而永息机用,安能效碌碌者蘇而复上哉!脱屣轩冕,释羁韁鏁,因肆情性,大放於宇宙间。饮酒非嗜其酣乐,取其昏以自豪;作诗非事於文律,取其吟以自适。好神仙非慕其轻举,将以不可求之事求之。其意欲耗壮心,遣馀年也。在长安时,秘书监贺知章号公为谪仙人。吟公《乌栖曲》云:「此诗可以哭鬼神矣。」时人又以公及贺监、汝阳王、崔宗之、裴周南等八人为酒中八仙。朝列赋谪仙歌百馀首。俄属戎马生郊,远身海上,往来於斗牛之分,优游没身。偶乘扁舟,一日千里;或遇胜境,终年不移。时长江远山,一泉一石,无往而不自得也。晚岁度牛渚矶,至姑熟,悦谢家青山,有终焉之志。盤桓庀居,竟卒於此。其生也,圣朝之高士;其死也,当涂之旅人。

代宗之初,搜罗俊逸,拜公左拾遗。制下於彤庭,礼降於元壤。生不及禄,殁而称官,呜呼命欤!

传正共生唐代,甲子相悬,常於先大夫文字中,见与公有浔阳夜宴诗,则知与公有通家之旧。早於人间得公遗篇逸句,吟咏在口。无何,叨蒙恩奖,廉问宣、池。桉图得公之坟墓,在当涂邑。因令禁樵采,备洒扫,访公之子孙,将申慰荐。凡三四年,乃获後女二人,一为陈云之室,一乃刘劝之妻,皆编户甿也。因召至郡庭,相见与语,衣服村落,形容朴野,而进退闲雅,应对详谛,且祖德如在,儒风宛然。问其所以,则曰:「父伯禽,以贞元八年不禄而卒,有兄一人,出游一十二年,不知所在。父存无官,父殁为民,有兄不相保,为天下之穷人。无桑以自蚕,非不知机杼;无田以自力,非不知稼穑。况妇人不任,布裙粝食,何所仰给?俪於农夫,救死而已。久不敢闻於县官,惧辱祖考。乡闾逼迫,忍耻来告。」言讫泪下,余亦对之泫然。因云:「先祖志在青山,遗言宅兆,顷属多故,殡於龙山东麓,地近而非本意。坟高三尺,日益摧圯,力所不及,知如之何。」闻之悯然,将遂其请。因当涂令诸葛纵会计在州,得谕其事。纵亦好事者,学为歌诗,乐闻其语。便道还县,躬相地形,卜新宅於青山之阳,以元和十二年正月二十三日,迁神於此。遂公之志也。西去旧坟六里,南抵驿路三百步。北倚谢公山,即青山也。天宝十二载敕改名焉。因告二女,将改适於士族。皆曰:「夫妻之道命也,亦分也。在孤穷既失身於下俚,仗威力乃求援於他门。生纵偷安,死何面目见大父於地下?欲败其类,所不忍闻。」余亦嘉之,不夺其志,复井税免徭役而已。今士大夫之葬,必志於墓,有勋庸道德之家,兼树碑於道。余才术贫虚,不能两致。今作新墓铭,辄刊二石,一寘於泉扃,一表於道路。亦岘首汉川之义也。庶芳声之不泯焉。文集二十卷,或得之於时之文士,或得之於公之宗族,编缉断简,以行於代。铭曰:

「嵩岳降神,是生辅臣。蓬莱谴真,斯为逸人。晋有七贤,唐称八仙。应彼星象,惟公一焉。晦以麴糵,畅於文篇。万象奔走乎笔端,万虑泯灭乎前。卧必酒甕,行惟酒船。吟风咏月,席地幕天。但贵乎适其所适,不知夫所以然而然。至今尚疑其醉在千日,宁审乎寿终百年。谢家山兮公之墓。异代诗流同此路。旧坟卑庳风雨侵。新宅爽垲松柏林。故乡万里且无嗣,二女从民永於此。猗欤琢石为二碑,一藏幽隧一临歧。岸深谷高变化时,一存一毁名不亏。」

概述

本文选自清王琦注《李太白全集》卷三十一,附录一,系唐元和十二年(817)与李白 有通家之好的宣歙池等州观察使范传正,会同当涂县令诸葛纵,将李白坟由龙山改葬青山而 撰写的碑文。该文真实地记述了李白墓由龙山迁葬青山的经过及原委,记载了李白的出生、 家世、晚年及其身后的境况,反映了李白一生的思想、经历及其性格特征,对于研究李白其 人及其诗歌创作的形成与发展道路,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价值与文献价值。至宋淳祐二年(1242),此碑已“断仆零落,仅存方尺许。”当时兼权太 平州事节制军马孟点“乃重书刻石,立之墓左。”至今仍存。

作品注释

骐骥:骏马名。比喻贤智。《楚辞·离骚》:“乘骐骥以驰聘兮,来吾道 乎先路。”王逸注:“举用才能,任俊贤也。”历块一蹶:谓疾速经过这块土地。王褒《 圣主得贤臣颂》:“过都越国,蹶如历块。”颜师古注:“如经历一块,言其疾速之甚也。 ”骏骨:千里马之骨,比喻贤才,多指被埋没者。《战国策·燕策》:“燕昭王收破燕后 即位,卑身厚币以招贤者,欲将以报仇,故往见郭隗……郭隗先生曰:‘臣闻古之人君,有 以千金求千里马者,三年不能得’。涓人言于君曰:‘请求之’。君遣之,三月得千里马, 马 已死,买其骨五百金,反以报君。”后人因以买骏骨比喻求贤才。塌翅:犹翕翅、缩翅。 《楚辞》:“为凤凰作鹑笼兮,虽翕翅其不容。”手疏:手录,手记。《汉书·匈奴传上 》:“于是说教单于左右疏记,以计识其人众畜牧。”

碎叶:即碎叶城,郭沫若《李白与杜甫》云:“考碎叶在唐代有两处:其一即中亚碎叶;又其一为焉耆碎叶。焉耆碎叶,其城为王方翼所筑,筑于高宗调露元年(679),《碑文》既指明“隋末”,可见李白出生地是中亚碎叶,而非焉耆碎叶。”

碎叶与龟兹、疏勒、于阗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史学界曾经推测吉尔吉斯斯坦楚河上游托克玛克镇西南阿克·贝希姆村的唐代古城遗址即中亚碎叶城遗址,1982年和1997年相继在这里出土了两块残碑,碑文证实了此遗址即碎叶城。

漏于属籍:一作“编于属籍”。王琦本作“漏”。

神龙初:神龙,为唐中宗李显年号。初,指神龙元年(705)。裴斐认为“神龙初”为“神功 初”之误。

天枝:谓帝室之支派。王僧孺《发愿文》:“天枝峻密,帝叶英芬。”

长庚:星名。亦称太白星,属五行星之金星。

告祥:一作“吉祥”。

咸所取象:谓金、木、水、火、土五星,各聚五行之精气而成象。

刚气:谓五行之中,金得其刚,故曰“受五行之刚气。”

叔夜心高:叔夜,指三国魏人嵇康,字叔夜。心高,言其志大。《三国志注》:“叔夜少有 俊才,旷迈不群,高亮任性,不修名誉,宽简有大量。”

三蜀:指蜀郡、广汉郡、犍为郡三郡。左思《蜀都赋》:“三蜀之豪。”列逵注:“三蜀, 蜀郡、广汉、犍为也。本一蜀国,汉高祖分置广汉,汉武帝分置犍为。”

相如文逸:相如,即司马相如,字长卿,西汉蜀郡人。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后游梁,为文学 侍从之臣,汉代著名辞赋家。文逸,言其辞赋迈世过人,多描写苑囿之盛,田猎之乐,歌颂 汉王朝的声威和气魄,甚为铺张宏丽,规模宏大。

拔俗无类:谓超脱拔俗无可比类。《世说注》:“《晋阳秋》曰:吕安志量开旷,有拔俗 风气。”

迁乔:比喻出仕或升官。晋桓温《荐谯元彦表》:“中华有顾瞻之哀,幽谷无迁乔之望。” 唐李峤《和杜侍御太清台宿直旦有怀》:“欲啸迁乔侣,先飞掷地文。”

园绮:指“商山四皓”中之东园公与绮里季。西汉初 ,园、绮二人与夏黄公、?里先生均 隐居于商山,以年皆八十余岁,须眉皆白,故称“四皓”。初,高祖召,“四皓”不应,后 高祖欲废太子盈,立赵王如意,用留侯(张良)计,以厚礼迎“四皓”,使辅太子,一日“四 皓”至,高祖曰:“羽翼成矣。”后多以“园绮”概指“四皓”,用作赞誉隐士或太子侍从 官的美称。笔不停缀:缀,一作“辍”。祢衡《鹦鹉赋序》:“笔不停缀,文不加点。”

高将军:指宦官高力士。《旧唐书·宦官传》:“天宝初,加高力士冠军大将军。右监门卫 大将军。……范不称力士名,而称高将军,非尊力士也,以见玄宗优宠太白之至耳。”

省中:宫禁之中。《汉书·昭帝纪》:“帝姊鄂邑公主,益汤沐邑,为长公主,共(供)养省 中。”左思《蜀都赋》:“禁台省中,连闼对廊。”李善注引《魏武集》:“汉制,王所居 曰禁中,诸公所居曰省中。”

温室树:喻朝廷机密。《汉书·孔光传》:“凡典枢机十余年,守法度,修故事……沐日归 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光默不应,更答 以它语,其不泄如是。”后遂以不言温室树作为谨守机密的典故。南朝陈贺循《赋得庭中有 奇树》:“温室庭前竟不言,鼓吹楼中能作曲。”唐沈亻全期《酬杨给事兼见赠台中》:“言从温室秘,籍向琐闱通。”

千钧之弩:古代以三十斤为一钧,千钧,极言其重。《汉书·枚乘传》:“以一缕之任,系 于千钧之重。”弩,即弓弩。

摧?折牙:据王琚《放射经》载:“张弩,左手承?,右手迎上。”《释名》:“钩玄者曰 牙,似齿牙也。”意谓张弩不中,似若摧毁承弩之?匣,折断张弩之弓弦。

苏而复上:谓死而复生。语出《左传》:“主人悬布,堇父登之,及堞而绝之,坠则又悬之 ,苏而复上者言。”《正义》曰:“苏者,死而更生之名也。堇父坠而闷绝,似若死然,得 苏悟而复缘布上。”

脱屣轩冕:脱屣,亦作“脱痨”。屣,鞋子。比喻随意、无所顾恋。《汉书·郊祀志》: 天子曰:“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屣耳。”颜师古注:“脱屣者,言其便易,无所顾 也。”轩冕,古时卿大夫的车服。《汉书·律历志》:“始垂衣裳,有轩冕之服。”颜师古 注:“轩,轩车也;冕,冕服也。”也指官位爵禄或贵显的人。《晋书·应贞传》:“轩冕 相袭,为郡盛族。”

戎马生郊:戎马,军马,代指战争。《老子》:“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河上公注:“ 战伐不止,戎马生于郊境之上,久不还也。”隋杨素《赠薛播州》:“生郊满戎马,涉路起 风牛。”

斗牛之分:斗牛,二十八宿中的斗宿和牛宿。古人认为斗宿是吴之分野,牛宿是越之分野, 故以“斗牛”代指吴越(今江苏、浙江、江西、安徽一带)。《淮南子·天文训》:“东北曰 变天,其星箕、斗、牵牛。”高诱注:“斗,吴之分野;牵牛,一名星纪,越之分野。”《 新唐书·天文志》:“南斗在云汉下流,当淮海间,为吴分。牵牛,去南河浸远,自豫章迄 会稽,南逾岭徼,为越分。”

终年不移:一作“终年不移时。”盘桓利居:盘桓,徘徊,逗留。《周易·屯卦》:“初 九,盘桓利居贞。”孔颖达《正义》:“盘桓,不进之貌。处屯之初,动则难生,故盘桓也 。不可进,惟宜利居。”

旅人:谓羁旅漂泊的人。《京氏易传·旅》“得其资斧,仲尼为旅人,固可知矣。”唐陈子 昂《感遇》:“大运自古来,旅人胡叹哉!”

左拾遗:官名。唐武则天垂拱中置补阙、拾遗二官,负责进谏、荐举。唐代门下省称左省, 中书省称右省,故属门下省者称“左补阙”、“左拾遗”。

彤庭:指以丹漆所饰之宫庭。《西都赋》:“玉阶彤庭。”张铣注:“彤,赤色也。”

玄壤:黑土,喻地府。《梁书·谢几卿传》答湘东王书:“若令亡者有知,宁不萦悲玄壤, 怅隔芳尘。如其逝者可作,必当昭被光景,欢同游豫。”

传正共生唐代:一作“传正生唐代。”欲申慰荐:一作“故申慰荐”。一为刘劝:一作 “一乃刘劝”。编户田亡:田 亡,田民。谓编入农民户口。

俪于农夫:俪,偶也。与农夫为配偶。

宅兆:宅,墓穴;兆,茔域。《孝经》:“卜其宅兆而安措之。”

迁神:移柩。晋潘安仁《寡妇赋》:“痛存亡之殊制兮,将迁神而安措。”

嵩岳:山名,五岳之一。在河南登封县北。蓬莱:山名。古代方士传说为仙人所居。《史 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勃( 渤)海中。”唐高宗时建有蓬莱宫,一名大明宫,故址在今陕西西安市北。

晋有七贤:即“竹林七贤”。《三国志注》:《魏氏春秋》曰:“嵇康寓居河内之山阳县, 与陈留阮籍、河内山涛、河南向秀、籍兄子咸、琅邪王戎、沛人刘伶,相与友善,游于竹林 ,号为‘七贤’”。

曲米薛:曲,酒母;曲 米薛,牙米。《尚书·说命》:“若作酒醴,尔雅 曲米薛。”

卑庳:低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宫室卑庳。”

爽垲:高朗干燥。《左传·昭公三年》:“子之宅近市,湫隘嚣尘,不可以居,请更诸爽垲 者。”猗欤:猗,亦作“欹”。猗欤,叹美之词。

幽隧:指墓道。宋孝武帝诗:“深松朝已雾,幽隧晏未明。”《韵会》:“隧,墓道也,谓 掘地通道以葬。”一存一毁名不亏:一作“一存一毁各不亏”。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1036.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古今名人对李白的诗歌评论

    杜甫:“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寄李十二白二十韵》) 杜甫:“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春日忆李白》) 辛弃疾:“当年宫殿赋昭阳,岂信人间过...

    关于李白201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