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原文、翻译及赏析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
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
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
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
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

苦雨思白日,浮云何由卷。
稷契和天人,阴阳乃骄蹇。
秋霖剧倒井,昏雾横绝巘。
欲往咫尺途,遂成山川限。
潈潈奔溜闻,浩浩惊波转。
泥沙塞中途,牛马不可辨。
饥从漂母食,闲缀羽陵简。
园家逢秋蔬,藜藿不满眼。
蟏蛸结思幽,蟋蟀伤褊浅。
厨灶无青烟,刀机生绿藓。
投箸解鹔鹴,换酒醉北堂。
丹徒布衣者,慷慨未可量。
何时黄金盘,一斛荐槟榔。
功成拂衣去,摇曳沧洲傍。

译文及注

译文

秋色阴霾,秋雨绵绵,整天独坐在玉真公主的别墅里面。
大雨激起水雾,空蒙一片,天地都是萧瑟的景象。
整天昏昏欲睡,时时忧恨交集。
拿什么来排解秋雨天呢?且把手中的酒杯酌满白酒,把酒浇愁愁更愁。
作诗吟颂古时候管仲与乐毅的故事,这已经只是故事,此辈人早已经死去,现在哪里可寻?
独自饮酒,独自勉励,要自强不息,可是谁还会珍惜能够经营天下的优秀人才呢?
我现在为张公子您弹着宝剑唱一首歌谣:
“长剑长剑回去吧!吃饭没有鱼。长剑长剑回去吧!出门没有车。长剑长剑回去吧!没有钱养我家。”
这终南山没有鱼吃啊,日子怎么过?

整天下雨,何人可将浮云席卷?何时可见阳天?
庄稼应与天人和契,阴阳谐调,不应该如现在这样久阴不阳。
秋天了,秋雨还仿佛井水倒灌一样地下,满山满壑都是水雾蒙蒙。
原来是咫尺之途。现在因为川水阻隔而成天堑。
小溪汇流成大河。浪涛滚滚惊山川。
泥石流铺天盖地。道路中断。对岸的牛马不辨形状。
食品基本都是邻居的洗衣的老妇女供给,闲来无事就收拾阅读书简。
菜园里的蔬菜长的稀稀拉拉的。
蜘蛛到处布网,蟋蟀声声急噪憋屈。
厨房许久已经没有生火,砧板刀柄都长满了绿毛霉菌。
扔下筷子,解开鹔鹴拿去卖了,换酒回来北窗下痛饮大醉。
知道丹徒的刘穆之吗?有朝一日,青云直上,不可限量。
也许有一天,我将用黄金的果盘,盛满槟榔,让你吃个痛快。
我现在来求官,等我功成名就,我将拂衣而去,云游五湖四海三山。

注释

秋:一作“愁”。金张:汉宣帝时,金日磾和张安世并为显宦,后世以“金张”喻贵族。
翳翳:光线暗弱貌。昏垫:迷惘。
管乐:管仲与乐毅的并称。两人分别为春秋时齐国名相,战国时燕国名将。
“弹剑”二句:用孟尝君门客冯谖弹铗事。《史记·孟尝君列传》:战国时士人冯谖闻孟尝君好客,前往见之,孟尝君置其传舍。居有顷,弹其剑,歌曰:“长铗归来手,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
漂母:漂洗衣物的老妇。《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汉五年正月,徙齐王信为楚王,都下邳。信至国,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后遂用为典实。
藜藿:野菜。
蟏蛸:小蜘蛛。
丹徒布衣:指南朝宋刘穆之。《南史·刘穆之传》:穆之东莞莒(今山东莒县)人,世居京口(丹徒),少时家贫,常就岳家乞食。一日食饱求槟榔,其妻兄弟戏之曰:“槟榔消食,君乃常饥,何忽须此?”及穆之为丹阳尹,召妻兄弟饮,至醉饱,令厨人以金盘盛槟榔一斛进之。后以指贫困未遇之士。

创作背景

此诗是李白三十岁时第一次入长安干谒时所作。公元730年(唐玄宗开元十八年),李白到长安,本拟通过张说、张垍父子引荐见玄宗以受重用,施展抱负,不意遭张氏父子冷遇,将他置于终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别馆”,又遇淫雨连绵,生活艰难。诗人有受愚弄之感,故作此二首诗以抒其愤。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363.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