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女卷衣原文、翻译及赏析

天子居未央,妾侍卷衣裳。
顾无紫宫宠,敢拂黄金床。
水至亦不去,熊来尚可当。
微身奉日月,飘若萤之光。
愿君采葑菲,无以下体妨。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天子身居未央宫,妻妾来收拾衣裳。
现在未得皇上在紫宫宠爱,怎敢拂坐黄金床?
没有皇上的旨意,洪水来了也不敢乱走,如果皇上遇到危险,舍命也要保护皇上,就像博熊的冯婕妤一样。
卑微之身侍奉日月,轻飘若飞萤之光。
愿君采撷葑菲草的时候,不因为它的根部难看而抛弃它的叶片。

注释

《乐府古题要解》:有《秦王卷衣曲》,言咸阳春景及宫阙之美,秦王卷衣以赠所欢也。李白此诗内容与之不同。
未央:汉宫名。
紫宫:帝王宫禁。这里借指天子。
“水至”句:刘向《列女传·贞顺》:楚昭王出游,留妇人渐台之上而去。王闻江水大至,使使者迎夫人,忘持其符。夫人曰:“王与宫人约,令召宫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行。”于是使返取符,则水大至,台崩,夫人流而死。
“熊来”句:《汉书·外戚传》:建昭(汉元帝年号)中,上幸虎圈斗兽,后宫皆坐。熊佚出圈,攀槛欲上殿。左右贵人傅昭仪等皆惊走,冯婕妤直前当熊而立,左右格杀熊。上问:“人情惊惧,何故前当熊?”婕妤对曰:“兽得人而至,妾恐熊至御座,故以身当之。
“微身”句:为卷衣女自言全心身侍奉君王。日月,象征君王。
“愿君”句:意谓愿君王勿以自己身份身的低下,而忽视自己对君王的一片忠心。《诗经·邶风·谷风》:采葑采菲,无以下体。郑玄笺:“蔓菁与葍之类也,皆上下可食。然而其根有美时有恶时,采之者不可以其根恶时并弃其菜。”

创作背景

乐府旧题有《秦王卷衣》,述秦王于春日卷衣赠所欢;此诗咏秦女侍奉天子,忠贞不渝,并借以自喻,题旨皆殊,但仍有一定联系,如皆述后宫之事,此为李白拟古乐府生新之一法。作年不详。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409.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