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崔侍御 / 酬崔侍御成甫原文、翻译及赏析

严陵不从万乘游,归卧空山钓碧流。
自是客星辞帝座,元非太白醉扬州。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严子陵不愿意追随汉光武帝,于是回到富春江,醉卧空山,闲钓碧流。
我也像严子陵一般客星辞帝座,归隐江湖,不是太白酒星醉游扬州。

注释

崔侍御:即崔成甫,李白的好友。曾任校书郎、摄监察御史,后因事被贬职到湘阴(今属湖南)。曾作有《赠李十二》诗赠李白。
严陵:即严子陵,名光,东汉人。少曾与刘秀同游学。刘秀即帝位后,严光变更姓名隐遁。刘秀遣人觅访,征授谏议大夫,不受,退隐于富春山。
万乘:指帝王。按周制,天子地方千里,能出兵车万乘,因以“万乘”指天子。
碧流:指富春江。
客星:指严子陵。严子陵与光武帝共卧,足加与帝腹。太史奏:客星犯御座甚急。
元非:原非。
太白:指太白金星。
扬州:扬州与金陵相近,三国孙吴置扬州于建业,及隋平陈,始移扬州于江北之江都。

创作背景

一说此是李白的答诗,约作于天宝六载(747)。另一说为公元七五三年(天宝十二载)秋,李白南游宣城(今属安徽);冬,再游金陵(今江苏南京)。这段时间李白写了多首酬赠崔侍御的诗,此诗为其中之一。

赏析

本诗第一句运用严子陵的典故,理解诗歌主旨的关键在这个“游”字,李白虽然颇受唐玄宗所赏识,供奉翰林,但唐玄宗只是把他看成一个文学侍从,这就是李白表示自己羡慕退隐江湖生活的重要原因。

诗的三四句中,“太白”与上句“客星”对举,又与李白字“太白”相同,一词两指,并运用对偶手法,表现出作者的隐居其实也包含着一种无奈的心情。”元非太白醉扬州”答崔诗“金陵捉得酒仙人”,前后进行照应。

此诗清浅可爱,如出山泉水,虽一望透底,却并非一览无余,清澈的诗句里隐藏着无穷的诗意。李白不知后世对他的仙化,但他对当时谪仙的称呼欣然认同并引以为自豪。在这里,李白把自己醉饮江南之事,与太白酒星醉游人间相比,其戏谑疏狂姿态可掬。

作者用豁达的语句表达出了自己无奈隐居的忧愁,语言朴实平淡,好似在和友人叙说家常,更加显示出了其内心的惆怅苦闷。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573.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