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徵君蕤原文、翻译及赏析

吴会一浮云,飘如远行客。
功业莫从就,岁光屡奔迫。
良图俄弃捐,衰疾乃绵剧。
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
楚冠怀钟仪,越吟比庄舄。
国门遥天外,乡路远山隔。
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宅。
旅情初结缉,秋气方寂历。
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
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
寄书西飞鸿,赠尔慰离析。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我是吴会之地的一片浮云,飘然无可依据如同远行之客。
功业无处可以成就,岁月时光奔促急迫。
雄心壮志即刻放弃消失,衰老疾病日甚一日加剧。
古琴放入空匣无人弹奏,长剑挂在空壁无所可用。
楚囚钟仪奏乐歌吟皆用楚音心在怀楚,越人庄舄贵富不忘家乡病中仍是越声。
国都之门尚在遥远的天外,还乡之路远隔崇山峻岭。
清晨我回忆起司马相如的琴台,夜晚我梦中见扬子云的故宅。
旅途之情此时刚刚了结,秋气肃杀厦是凋落万物之时。
风吹入林松下清冷寒冷,露水下降草间白茫茫一片。
故人如今已不可见,幽幽长梦与谁人相合?
托西飞长鸿捎去一封书信,赠给你安慰那离别分隔之情。

注释

淮南:指今江苏扬州一带。唐在扬州设淮南道,故这里淮南即指扬州。赵征君蕤(ruí):即赵蕤,字太宾,梓州盐亭(今四川盐亭县)人。《唐书·艺文志》载:开元中召之不赴,有《长短要术》十卷。《四川志》亦言其人“博考六经诸家同异,著《长短经》十卷,明王霸大略,其文亦《申鉴》、《论衡》之流,凡六十三篇。”可见他很有学问,又有骨气,是李白蜀中挚友。古代士人经朝廷征聘者叫征士,君为敬称,故称赵征君蕤。
征君,朝廷征召不赴之人;赵蕤,字太宾,梓州人,是李白居蜀中时结识的友人。
“吴会”二句:曹丕《杂诗》:“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车盖。惜哉时不映,适与飘风会。吹我东南行,行行至吴会。” 吴会:即吴、会二郡,相当于今江苏省东南部、浙江省西部一带地方。浮云。用浮游之云以喻自己到处漫游。
岁光:岁月光阴。
奔迫:急迫,形容光阴的匆匆而逝。
良图:良好的打算,即远大的政治抱负。
俄:俄而,很快。
绵剧:形容疾病缠绵、严重。
“楚怀”句:言自己象当年的钟仪、庄舄一样,强烈地怀念故乡。钟仪,春秋时楚国的伶人,晋楚之战中被晋俘虏,仍旧戴着楚国的帽子。晋侯问“南冠而絷者谁也”,手下的人告诉说“楚囚也”,晋侯命放开他。问他的宗族,他回答说“伶人也”,又问“能乐乎”,与之琴,他便奏起南音,南音即楚国的歌曲,表示不忘故土。庄舄(xì),春秋时越国人,在楚国做大官,后来生了病,楚王问:舄,本来是越国的一个穷人,到了楚国才显贵起来,他思念家乡吗?手下人回答道:派人去了解过了,他在床上口中还作越声。
“越吟”句:《史记·张仪列传》载:“越人庄舄仕楚执圭,有顷而病。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细人也。今仕楚执圭,贵富矣,亦思越不?中谢对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则越声,不思越则楚声。使人往听之,犹尚越声也。”
国门:国都之门。
相如台:汉代蜀人司马相如琴台,在成都。子云宅:汉代蜀人扬雄故宅,在成都。二者都是蜀人,诗人“朝忆”“夜梦"这些地方,都是表达对故乡的怀念。
寂历:凋落疏离。
“故人”二句:一本作“故人不在此,而我谁与适”。适,适意,愉悦。
飞鸿:即鸿雁。古人有鸿雁传书的传说,所以此处以飞鸿比喻所寄赠的这首诗。
离析:不得会聚。

创作背景

此诗大约是诗人开元十五年初出蜀东游卧病扬州时所作。是时功业未就,又久病缠身,感慨良深,故寄诗给蜀中挚友赵蕤,以抒发思乡怀友的感情。

赏析

诗中一、二两句以浮云自喻,道明自己远游飘泊在吴会一带。因为此诗是寄给故乡友人的,所以先讲一下自己的行止是很必要的。飘,即漂泊,行无定处的意思,所以自称浮云。一开头便饱含一种思乡的感情。接下六句是写自己的处境:光阴飞逝,功业未就,远大的政治抱负很快成了泡影,而自己又重病缠身。最后以“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两句小结这一层,感慨自己的壮志难酬。这六句写得很沉痛,诉述之中真实地吐露了自己内心的苦闷。但是,应该指出:这一时期,李白年仅二十七岁,涉世未深,幼稚地认为自己“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以为功名事业,唾手可得。然而事实却非他所想象的那样。于是,稍碰上几个钉子很快就堕入了失望。不过,文字虽然沉痛,感慨的程度比起晚年那种凄凉落魄的诗句来,还是浮浅得多。

“楚冠怀锺仪”句以下直至全诗结尾,所抒发的都是思乡怀友之情。这一大段直抒其情的诗句,细加分析层次还是很清楚的。“楚怀”两句,引用钟仪、庄舄的典故,概写自己对于故乡的怀念,接下两句是感叹故乡辽远。再下两句是写对故乡的朝思暮想,而后用“旅情初结缉,秋气方寂历”做一小结。以上八句主要是围绕着对故乡的思念展开抒情。虽然直抒胸臆,但诗人能够借助古人的事迹、故乡的古迹,把这种感情写得很具体而且缠绵悱侧,如环不已,倒是非常难得的。“旅情”两句小结上述八句,结得自然,而又落脚于“秋”字,自然地点明了寄诗抒怀的时间,同时拈出“秋”字又自然而然地引出下面两句对于秋天景色的描写。“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这两句并非是诗人眼前景物的实写,而是意念中的想象,经过这样一写,加强了诗的艺术气氛。“清”“白”二字写出了秋风、秋露肃杀、萧疏的特点,选词炼句极为准确。也正是受了这种凄清气氛的影响,才有寂寞、孤独之感,于是对故乡友人的怀念也就更加殷切。全诗至“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已经点到题目上来,最后交代一笔,进一步点出“寄书”的目的在于“慰离析”,意尽而抒情也就从此结住。

这首诗从功业未就写起,而后抒写思乡、怀友之情,一路写来如诉如泣,恰如一封寄给友人的书信。结构上顺着感情的自然发展,跳跃性并不大。直抒胸臆而语言没有夸张渲染,想象也未见飞动超人的特色,但感情真挚自然,层次井然,炼词造句处处贴切。如就诗的风格来说,由于是诗人早朝创作,还没有形成后来那种豪放浪漫的特点,但从驾御文字的能力上看,却完全是一副大家手笔,功力是极坚实的。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732.html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