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夜郎闻酺不预原文、翻译及赏析

北阙圣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窜遐荒。
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朝廷的大人们在教颂盛世的太平安康,我一个罪囚却被放逐到遥远荒僻的地方。
闻道朝廷大赦赐酺,奏钧天乐章,多想得到那东风,把这消息吹到夜郎。

注释

夜郎:今贵州省桐梓县一带。酺:言王德布于天下而聚饮食为酺。预:参与。这里不预是无份的意思。
北阙:古代皇宫北面的门楼,为大臣等候朝见的地方。此代指朝廷。圣人:指皇帝。太康:太平安康。
南冠君子:此指被郑人俘虏并献到晋国的楚国伶人钟仪。见《左传·成公九年》。遐荒:远方荒僻之地。
汉酺:汉时之酺,此以汉代唐。钧天乐:天庭仙乐。这里用以指朝廷赐酺时所奏的乐曲。

创作背景

这首诗作于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春。至德二年(757年)末,唐肃宗因为唐军收复西京等地而“赐民酺(聚会畅饮)五日”。大赦、赐酺的消息传到南方时,已是次年初,李白正在被流放夜郎的路上。于是有感而发写了这首《流夜郎闻酺不预》。

赏析

这首诗开头以钟仪自况。钟仪被俘为囚,仍然戴南冠,操南音,眷念楚国;李白也是如此,既关心国运,又眷念唐朝,而且他又在南方被拘囚流放,处境与钟仪相近。李白在浔阳狱中写的《万愤词投魏郎中》有句云:南冠君子,呼天而啼“,也是以钟仪自比,可以彼此参照。唐朝国势好转,大赦赐酺,固然使人欢欣鼓舞;但诗人却要远窜遐荒,命运乖舛。“北阙”二句使用了整齐的对偶,一边写朝廷歌舞升平,一边写自己垂老投荒,真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杜甫《梦李白》),可见诗人的情绪是非常凄凉和悲伤的。

前二句是写事实,后二句则写希望。李白希望钧天乐这样美妙的乐曲,随着风势远吹到夜郎,使他能够听到。实际上,他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欣赏到美妙的音乐,而是渴望大赦的恩泽,自己也能受到沾溉,得以免除远窜遐荒的处分。对于远方暂时不能接触到的事物,李白在诗篇中往往幻想凭借风力来达到目标。比如当他怀念远贬龙标的王昌龄时,就说:“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这首《流夜郎闻酺不预》末二句与之相似,只是他不是要自己的思想感情吹向远方,而是要朝廷的恩泽吹到自己身上来。这些都表现出他善于驰骋想象以表达自己激荡感情的特色。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824.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古风其八原文

    咸阳二三月。宫柳黄金枝。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日暮醉酒归。白马骄且驰。意气人所仰。冶游方及时。子云不晓事。晚献长杨辞。赋达身已老。草玄鬓若丝...

    李白的诗2019-12-25
  • 南阳送客原文、翻译及赏析

    斗酒勿为薄,寸心贵不忘。坐惜故人去,偏令游子伤。离颜怨芳草,春思结垂杨。挥手再三别,临岐空断肠。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斗酒不要嫌少,寸心贵在不忘。...

    李白的诗2019-12-16
  • 夏日山中原文、翻译及赏析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懒得摇动白羽扇来祛暑,披散头发悠然自得的呆在苍翠树林中。将解下的头巾挂在石壁...

    李白的诗2019-10-26
  • 送侯十一原文

    朱亥已击晋,侯嬴尚隐身。时无魏公子,岂贵抱关人。余亦不火食,游梁同在陈。空馀湛卢剑,赠尔托交亲。

    李白的诗2019-12-30
  • 上崔相百忧章(时在浔阳狱)原文

    共公赫怒,天维中摧。鲲鲸喷荡,扬涛起雷。鱼龙陷人,成此祸胎。火焚昆山,玉石相硾。仰希霖雨,洒宝炎煨。箭发石开,戈挥日回。邹衍恸哭,燕霜飒来,微...

    李白的诗2020-1-8
  • 嵩山采菖蒲者原文

    神仙多古貌,双耳下垂肩。嵩岳逢汉武,疑是九疑仙。我来采菖蒲,服食可延年。言终忽不见,灭影入云烟。喻帝竟莫悟,终归茂陵田。

    李白的诗2019-12-30
  • 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原文、翻译及赏析

    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灵异可并迹,澹然与世闲。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征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胜境美沃洲...

    李白的诗2020-1-15
  • 访道安陵遇盖还为余造真箓,临别留赠原文

    清水见白石,仙人识青童。安陵盖夫子,十岁与天通。悬河与微言,谈论安可穷。能令二千石,抚背惊神聪。挥毫赠新诗,高价掩山东。至今平原客,感激慕清风...

    李白的诗2019-12-29
  • 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 其二原文

    东平与南平,今古两步兵。素心爱美酒,不是顾专城。 谪官桃源去,寻花几处行。秦人如旧识,出户笑相迎。

    李白的诗2019-12-25
  • 商山四皓原文

    白发四老人,昂藏南山侧。偃卧松雪间,冥翳不可识。云窗拂青霭,石壁横翠色。龙虎方战争,于焉自休息。秦人失金镜,汉祖升紫极。阴虹浊太阳,前星遂沦匿...

    李白的诗202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