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原文、翻译及赏析

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
俱飘零落叶,各散洞庭流。
中年不相见,蹭蹬游吴越。
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
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
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
一度浙江北,十年醉楚台。
荆门倒屈宋,梁苑倾邹枚。
苦笑我夸诞,知音安在哉?
大盗割鸿沟,如风扫秋叶。
吾非济代人,且隐屏风叠。
中夜天中望,忆君思见君。
明朝拂衣去,永与海鸥群。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昔日你我在黄鹤楼分别之后,我一直游离在淮海一带,大好时光也全都虚度。
想当年,你我在洞庭湖分离,如同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分散各方,如同落叶一样各自飘零。
时值中年依然没能再相见.失意的我独自一人在吴越漫游。
我在什么地方恩念你呢?是天台山的月光正在照耀着绿萝的时候。
会稽的风光是多么美好,剡溪水在周围萦回。
云山仿佛是从那海上生出来,水清如镜,人行走在水边,就像是在镜子中走来。
自从北渡浙江以后,十年的时间都在楚王的宫殿楼台上饮酒吟诗,沉醉不已。
才智压倒了那荆门的屈原、宋玉,也可以令梁园的邹阳和枚乘倾倒。
才华如此卓绝,却不见知音在何处,对此我只能苦笑。
而今时局动乱,安禄山叛军猖獗,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而我却不是那个可以拯救时局的人,只好在这屏风叠隐居。
夜半时分,我仰望天空,思念着你啊,想要和你相见。
明天我就要拂衣归去了,从此以后永远都要隐居避世了。

注释

屏风叠: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形状像九叠屏风。
黄鹤楼:故址原在湖北武昌黄鹄矾上。
蹉跎:失时。
淮海:指今江苏扬州一带。
各散洞庭流:此句言如汇入洞庭湖的支流一样各自分散。
蹭蹬:失意,不得志。
天台:山名。在今浙江天台县北。
绿萝:即女萝、松葛,地衣类植物。
会稽:今浙江绍兴。
剡(shan音善)溪:在今浙江嵊县南。
楚台:楚地的楼台。古楚地包括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和河南部分地区。
荆门:荆州荆门山。
倒:压倒。
屈宋:屈原与宋玉,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是荆州人。
梁苑:西汉梁孝王的兔园。
倾:超越。
邹枚:邹阳和枚乘,古代著名作家,他们都曾做过梁孝王的宾客。
夸诞:浮夸放诞。
大盗:指安禄山。
鸿沟:今河南贾鲁河。曾是楚汉的分界线。
如风扫秋叶:此句形容安史叛军破坏的厉害。
济代:济世。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世”为“代”。
中夜:夜半。
永与海鸥群:此句指归隐。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公元756(天宝十五载),当时洛阳以北的广大地区,已尽为安史叛军所占。当时李白为了躲避“安史之乱”,带着宗氏夫人到庐山躲避。这是李白第三次到江州,这次他隐居在庐山屏风叠达半年之久,并修建了读书草堂,期间写下此诗。

赏析

本篇历叙与王判官聚散行迹,并因世乱而归隐庐山屏风叠。其所以退也,非所谓“社稷苍生曾不系其心膂”(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乃报国无门也。

开篇“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二句,飘然而来,写的是公元726(开元十四年),诗人离开蜀中,自湖北顺江而下,在金陵、扬州一带漫游的往事。屈指算来,流光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自己仍然功业无成,一个“昔”,一个“蹉跎”,包含了无限的感慨。

“俱飘”二句,牵入王判官。自己与王判官分手,就像落叶随风飘散,又像洞庭湖的诸多支派各自流向天之一方。

这一别就是多年。青年惜别,至中年仍未能相见。自己虽曾于公元742(天宝元年),得道士吴筠举荐,应诏赴京,但至公元744(天宝二载),便为谗言所中,而赐金还山。自己于是再次放浪江湖,漫游吴越。这里用了一个“蹭蹬”,蹭蹬者,失道也,反映出诗人政治上失意之后的悲愤心情。

当诗人政治上失意之时,只有美好的大自然能给诗人以心灵的慰藉。那天台山上翠绿的藤萝,剡溪水面清朗的风月,海上变幻的云山,水中清彻的倒影,无不令人心旷神怡,乐而忘返。然而置身于山水风月之间。有一件事诗人始终未能忘却,那就是“思君”,时时思念自己的朋友王判官。

李白极重朋友交谊,尤致慨于知音之难得。诗人是很自负的,认为自己的才气,足可以倾倒生于荆州的屈原、宋玉,在梁孝王门下为客的邹阳、枚乘。但世人多笑我浮夸放诞,我的知音究竟在哪里呢?言外之意,只有您王判官是我的知音,可惜这样的知音是太少了。

“大盗’’以下急转,由对往事的追忆转入当前的现实。“大盗”者,窃国之盗也,指安禄山。“割鸿沟”言其侵占地方之广,“扫秋叶”言其为害之烈。而被扫一方以“秋叶”喻之,也隐约可以见出诗人对唐军软弱涣散、缺乏战斗力的不满。

“济代”即济世,唐人避李世民(唐太宗)讳而改。“吾非济代人”是作者的愤激之言,“且隐屏风叠”是作者此时不得不作出的抉择。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越是这样的时刻,诗人就越是企盼知音,思念自己的知心朋友,然而尽管夜中长望,仍然是思君不见,这更使诗人感到无限的孤独和怅惘。但无论如何,诗人决心拂衣而去,立即踏上隐居的道路,永远与自由飞翔的海鸥为友。这一愿望诗人曾经多次表述过,但诗人的初心是“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而这次的表述却是面临着国难当头、自己却不能有所作为的痛苦现实,这对诗人的政治理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此本诗的情调便于豪放和旷达之中又带有激愤和伤感。

本文地址:https://www.zitaibai.cn/853.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横吹曲辞 洛阳陌原文

    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看花东上陌,惊动洛阳人。

    李白的诗2019-11-23
  • 前有一樽酒行二首原文及翻译

    春风东来忽相过,金樽渌酒生微波。落花纷纷稍觉多,美人欲醉朱颜酡。青轩桃李能几何,流光欺人忽蹉跎。君起舞,日西夕。当年意气不肯倾,白发如丝叹何益...

    李白的诗2019-11-11
  • 酬王补阙惠翼庄庙宋丞泚赠别原文

    学道三千春,自言羲和人。轩盖宛若梦,云松长相亲。偶将二公合,复与三山邻。喜结海上契,自为天外宾。鸾翮我先铩,龙性君莫驯。朴散不尚古,时讹皆失真...

    李白的诗2019-12-23
  • 古风其四十八原文

    秦皇按宝剑。赫怒震威神。逐日巡海右。驱石驾沧津。征卒空九寓。作桥伤万人。但求蓬岛药。岂思农扈春。力尽功不赡。千载为悲辛。

    李白的诗2020-1-3
  • 庐山东林寺夜怀原文

    我寻青莲宇,独往谢城阙。霜清东林钟,水白虎溪月。天香生虚空,天乐鸣不歇。宴坐寂不动,大千入毫发。湛然冥真心,旷劫断出没。

    李白的诗2019-12-21
  • 别储邕之剡中原文、翻译及赏析

    借问剡中道,东南指越乡。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向你打探问去剡中的道路,你举...

    李白的诗2019-11-10
  • 哭宣城善酿纪叟原文、翻译及赏析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晓日,沽酒与何人?(版本一) 戴老黄泉下,还应酿大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版本二)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纪老在黄泉...

    李白的诗2019-11-14
  • 杂曲歌辞 古朗月行原文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又疑瑶台镜,飞在白云端。 仙人垂两足,桂树作团团。 白兔捣药成,问言与谁餐。 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 羿昔落九乌,天人...

    李白的诗2019-10-23
  • 塞上曲原文、翻译及赏析

    大汉无中策,匈奴犯渭桥。五原秋草绿,胡马一何骄。 命将征西极,横行阴山侧。燕支落汉家,妇女无华色。 转战渡黄河,休兵乐事多。萧条清万里,瀚海寂无...

    李白的诗2019-12-4
  • 登峨眉山原文、翻译及赏析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李白的诗2019-11-21